《永恒的定格》如何把高中记叙文写得比初中记叙文更高级

No Comments

记叙文到了高中变得很难写,原因在于高中生对作文效果的期待达到了基础教育阶段的最高点;可是,对作文技巧的掌握却往往不够撑起这种期待,于是在高中作文中,我们能看到记叙文很少,议论文很多,那些能写出优秀高中记叙文的学生都是高水平的。

记叙文的这个难题,在初中作文中就已出现,我在知识星球中、以及一对一辅导中,很多时候就是在解决如何让初中作文写出初中阶段的特点。

这篇作文虽好,但是,有点儿像初中优秀记叙文。现在来谈一谈如何让它更有高中作文的特点。

永恒的定格郭晓璐打开记忆之门,往昔如同昨日,一切都历历在目……还记得那天是星期天,我们一群好朋友一起出去玩。一路上我们肆意地挥霍着手中的钞票,同时,又抱怨着父母的小气,不肯再多给我们一点。我们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在大街上说笑着,打闹着。那天天很冷,风也很大,我不禁紧了紧衣领。这时,我偶然一抬头,一个画面进入了我的视线:一位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大妈,正背靠着一棵大树,双手抓着一把巨大的扫帚。那扫帚摇摇晃晃地立在她的面前,似乎是被寒风摇动,又似乎是大妈身体虚弱所致。大妈眼睛微闭,脸色疲惫,她那好像风一吹就会被刮走的身躯不时颤抖一下。她身着橘黄色的工作服,上面印着醒目的“环卫”两个字——原来她是一位环卫工人,而工作服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单衣。呼啸的寒风中,她如同一片泛黄的树叶,在那里不停地“飘摇”。此时看她的神情,我感觉,她睡着了。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她竟然睡着了,而且是站着睡着了!我不禁有些疑惑,但我并不想打扰她这片刻的休息。正在这时,另一位环卫工人走过来把她推醒了,她努力地睁开双眼,带着不安和歉意,还有些许疲惫,接着便是一个趔趄。我眼看不妙,赶忙跑过去扶稳她。她站稳后向我连声道谢。出于好奇,我便问她:“大妈,您刚才怎么不坐着休息呀?”“唉,小姑娘你不知道,我们有规定,休息太久了是要扣钱的。我不敢坐着,只是刚才太累了,不知道怎么就靠着树睡着了。”“再怎么扣钱,也没有您身体重要哇!”“唉,我家里穷,孩子要上学,老人要治病,我必须多挣钱才行啊!”一瞬间,感动溢满我的心头。这是多么朴实的话语,又是多么有力的慨叹,诉说着她的艰难,同时,也衬托出了我的幸福。感慨之余,我的父母那憔悴的脸不知何时已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像大妈一样,又何尝不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天天早出晚归地工作,经常累到全身酸痛;可是,我这温室里的花朵却还总是抱怨,总是感到不满足。猛然间我发现,自己是如此自私,偷走了父母的青春,却不知足……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和大妈告别的,可是却清晰地记得,手里的零食不再可口,寒风似乎更猛了,甚至刮到了我的心里。尽管时间已过去很久,可那瞬间的感动早已定格成了永恒,在我的心中永不逝去。

首先是与初中生相比,高中生会追求“更深刻”。我们不说空话,来作文中找找证据。注意文中的这两处。

高中生就是这样,喜欢谈人生,喜欢拿出“永恒”“青春”这样的深刻姿态来谈一件事。

但是生活中的事情,在表象上往往很难满足我们对深刻的追求,于是这篇作文读下来,它的“深刻”的感觉还停留在初中阶段,因为初三作文就能够这么写了;放在高中作文中,感觉是铆足了劲儿想写深刻,可事情好像就那样,并不能供我们挖到足够的深刻。

如果一个学生的文笔很普通,可能也不会有这种对深刻的追求;文笔水平高了才会这么去追求。

这篇作文的作者的文笔水平放在高中阶段是足够的,描写时,色彩分明;议论时,句子错落有致,丝毫不乱。

改进的方法当然不止一种。比如我会想到一些优秀的高中作文中那些隐隐显显、有着朦胧画面感的叙事,显得水平非常高,这也是一种写出高中作文特点的方法,但这是文笔的能力,不好达到。

这篇作文,如果在把所看到的一幕叙事完毕后,再略写一两个同类的故事,最好是与这个故事不同层面的,比如某个文学名著中的辛苦的人物想象,用这个方式把主题推开到更广的范围,那么这篇作文在深刻度上会大大提升。

所以,在高中阶段,做好素材积累很重要,不只是对议论文写作重要,对记叙文写作也重要。

从组材或者谋篇布局上突破,是把中学作文写得更好的有效方法,我平时的工作中帮学生纠正得最多的,就是让他们把作文学习的重点转到组材和谋篇布局上来。同时也必须得说,目前绝大多数的学生到了中学之后仍是把作文学习的希望只寄托在文笔上,这是个错误,会让你的努力只换来小到不成比例的进步,很可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